车的拼音,“车”,何以读“chē”又读“jū”

姓氏百家2年前11252


“车”,现在人们大多读“chē”。

不过,第7版《现代汉语词典》156页“车”条注:“另见702页 jū”。

这一页,对“车”读“jū”的解释是:名词,“象棋棋子的一种”。

“车”读“jū”,现在只有这一种情况了。

“车”,既读“chē”又读“jū”,其来有自——古代就是这样。而且,古时“占主流”的,是读“jū”。看看《康熙字典》就明白——“斤於切,音居”位于前,且占篇幅更多;“昌遮切,音硨”居后,所占篇幅少。


“车”之读音何以如此呢?

古人其实也很纳闷儿。

三国时期东吴有个四朝重臣叫韦昭,还是个著名史学家兼文字学家,著有《吴书》,是《三国志》的重要参考依据。他就研究过“车”的读音这件事。

韦昭说,古时,“车”只有“尺遮切”这一个读音,“自汉以来始有居音”云云。他论证了一番,不多赘述。

可是,后来的人们,大多不很信服他的说法。


清代文字音韵大家段玉裁的观点很有代表性。

他说,三国时始有“歌韵”,“‘遮’,只在鱼哥韵内,非如今音也,古读如‘祛(qu)’,以言车之运行。《老子》‘当其无有车之用’,音义‘去於反’,此车古音也。”

这是说,“车”古时读“qū”,义如“驱”或“去”。韵母变为“遮”,也就是“e”,倒是三国才开始的。

他又说:“《考工记》‘舆人为车’。是自古有居音。韦说未惬也。”

这个讲,古时,“车”亦有“居音”,韦昭之说不很靠谱。

段氏的说法可从——“居”和“祛”,韵母同为一部,然后才发生了分化。

他还说到了“车”何以读“居”——“以人所居也。”

这与“车”读“祛”的道理一致——“以言车之运行”,如“驱”如“去”。


明末清初的黄生《义府》一书中,讲了一个道理——“字本无义,以声取之尔。”

这句话可以解读为,语言是第一位的,文字是第二位的;要记录语言,于是按“六书”造字,字的读音由语言决定,同时也赋予了特定的字义。

“车”读“居(ju)”读“祛(qu)”,即是。

后来,也就是三国时,有了“歌韵”,一些“鱼哥韵”的字之读音发生了变化。比如“去”,后来有了“kè”的读音。 “车”从读“去於反”,亦逐渐演化成“昌遮切”了。


这个演化亦非无迹可寻。

段玉裁说:“引《释名》曰:(车)古者曰居,声入居,言行所以居人也。”他说:“今‘尺遮切’,……‘车’,舍也,行者所处若屋舍也”。

但是,至晚在战国时期,就有“中国象棋”的前身“六博棋”。逐渐发展,至宋代,形成了现在模样的“将相士”“车马炮”的象棋格局。“车(ju)”这个读音,一定妇孺皆知,深入人心,便因因相袭流传下来了。

关于“车”的读音,就是这样。


再多说几句关于“车”和“輿”之异同。

一般来说,“车”就是“輿”,“輿”就是“车”。

插上一句,“车”读“居”,亦与“輿”同韵部。

细分起来,“车”和“輿”二者又有区别。

这从甲骨文的“车”和“輿”字之不同即可看出——

“輿”的甲骨文、小篆和隶书

可知,“车”是“輿”的“底盘”“轮对”;“輿”,则是“推着”“拉着”的包括轮子在内的“整车”。

《说文》曰:“車,輿輪之总名也。……象形。”

段玉裁《注》云:“车之事多矣。独言輿輪者,以毂、幅、牙皆统于輪。軾……皆统于輿。……(輪)但象其一輿两輪一轴。”

又云:“(象形)谓象两輪一轴一輿之形。此篆横视乃德。”

段氏还教给大家,要把小篆“車”字横过来看。

这倒很像现在互联网上发长图的某些“提示”了。

有意思。


上一篇:鬓怎么读?“乡音无改鬓毛衰”读cuī还是shuāi

下一篇:周杰伦歌曲,周杰伦所有歌曲(14张专辑 以及单曲)

网友评论

大师测算
在线测算
在这里插入在线测算的调用代码
经典测算
关注我们
qrcode

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

热门文章
侧栏广告位